心结网
热门搜索:
  • 故事会
  • 成语典故
  • 投资
  • 爱情

随时随地分享感动

记录生活点滴...

您的位置:首页 > 爱情信息 > 浪漫情书

护士制服下的春光

作者:心结网 发布时间:08-16 浏览:361

  前段时间大家都被非典弄得神经有点过敏,我也不例外。那天起床感觉好像有点发烧,吓了一跳,不敢怠慢,马上去到乌节路上一间防非比较有名的医院挂号检查,柜台小姐见是怀疑非典病人,马上叫来护士把我安排进隔离病房等待医生的诊断。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在冷清的病房里更加觉得自己的无助和孤寂。

  过了不久,戴着口罩的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就进来为我检查身体,量体温、量血压、抽血化验等等全部做齐,折腾了老半天才把所有程序完成。医生说要把血样拿去分析化验,结果很快会出来,让我先躺在这里好好休息别乱走,又吩咐那个随行的护士帮我照料一切,然后医生就离开了病房。

  这时候我才打量了这个留下来的护士小姐一眼,虽然她的脸给大口罩盖着,但是可以看见她那双和蔼可亲的丹凤眼在微微笑着,她大概170公分高,她的身体很女人,皮肤很好,乳房很大很挺,腿很长,在洁白的护士袍下露出的小腿令人暇思。护士小姐走近床边,自我**说她叫陈美凤,是这个病房的特护,她说以后我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床头的按钮呼唤她。我感激地说:「那太好了,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又说能不能看看你的样子,陈护士说按规定我们不能脱下口罩的,以后才说吧。我听她这样说也只好作罢。她接着为我调好了室内的空调温度和灯光,然后又帮我把病床稍稍抬起好让我躺得舒服一点,在她的身体靠过来的时候,我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一丝幽幽香味,是一种女人特有的体香,我闭了闭眼沉醉了一会儿。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陈护士已经把床铺搞好了,她向我告别说晚些会

  把检验结果送过来给我看的。我向她摆摆手说麻烦你了,她对我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我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给敲门声弄醒了,我清了一下喉咙说:「请进。」门推开,是陈护士,手里拿着一个病例夹,她走过来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就把夹子打开,对我说:「恭喜你,你的化验出来了,不是非典肺炎,只是一般感冒症状,这下你可以放心了。」我高兴得一下坐起来:「真的,哈哈,太好了,那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院了?」陈护士说:「那还不行,医生说让你在这留院观察两天,看看你的感冒有什么进展才作决定,这是我们预防一般感冒转变为非典的特别措施,希望你能配合。」我听了之后有点不情愿,但是既然医院方面是这样决定的,而且身体也是自己的,再说这里有这么个可人的护士,我也就同意留下来住两天。我对陈护士说:「这样也好,陈小姐,既然我没非典了,你可以摘下口罩让我看看你了吧?这样我也好安心留下来呀。」陈护士听我这样说,笑眯眯的说:「嘻嘻,有你这样的条件的吗?就让你看一次吧。」一边说她一边就把口罩摘下来了。

  啊,原来陈护士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小姐,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下是鲜嫩的樱桃小嘴,两个脸颊桃红粉嫩,让人怎么看怎么爱,看上去她也不过是22岁左右,淫棍我这回可碰上好运气了。我禁不住讨好地说:「哎呀,原来你怎么漂亮的,给这大口罩埋没了你的风采太不公平了。」陈护士听见脸色微微红了,她不好意思地马上把口罩戴上,眼睛瞟了我一眼说:「就你嘴贫。」然后微笑着走出了病房,看得出她是开心的,是啊,女人不管是美是丑,听见赞美之词总是高兴的,就算她知道说话的人是在吹捧她,她也会很上心的,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嘛。

  后来我才从和陈护士的交谈中得知她是从中国来的实习生,老家是成都,和我都是四川人,不过我老家在重庆,怪不得她有着天府之国的美人姿色呢,她知道我们是同乡之后就对我热情有加了,尤其在这海外的环境,真是它乡遇故知啊。我本来就纳闷着这本地姑娘没这么细皮嫩肉的啊,皮肤也没有这么白的,现在才知道答案。可能是我胡思乱想的缘故,那天晚上我没睡好,好像给室内的空调凉了一下,第二天病情又加重了,医生来看过之后,说是感冒又加重了,问我是不是昨晚睡觉没盖好被子,我模棱两可地支吾以对,医生看我这样,摇摇头,开了一些退烧药内服,还吩咐陈护士过半小时过我打一针,然后就走了。

  医生走后,陈护士埋怨地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这样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呀?感冒时候的人是体质最衰弱的时候,晚上睡觉要小心别冻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她这样的埋怨心里反而觉得有点暖呼呼的,我感激地对她说谢谢,她冲我笑笑说:「谢什么?呆会儿让你受点痛,嘻嘻。」说完就出去了。

  过了半小时,陈护士回来了,还带来了打针的用具,淫棍我生平连老虎都不怕,就特怕扎针,一看见那银闪闪的冷嗖嗖的铁针就打哆嗦。这会儿一看见陈护士把药水吸进针筒里然后往外推空气的动作我就开始紧张了。她看见我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的样子就笑了:「瞧你,不就一小针吗?大男人了还这么怕疼。」我以哀求的语气对她说:「求求你,下手的时候别太狠,我不怕疼,是怕那针啊。」「看你说的,什么下手不下手的,我们这是医院,不是黑社会。放心好了,我是专业护士,不会疼。」

  「嗯,陈小姐,那,那就开始吧。」我哆嗦着背过面去,把裤子拉下,露出了半边屁股。

  只觉得陈护士的柔软小手先在我的股肉上来回按摩了几下,跟着就是凉嗖嗖的酒精绵在擦拭,然后又感觉到她的小手在揉摸我的股肉,在她这温柔的小手按摩下我的心情平伏了很多,开始慢慢享受起那温柔的感觉,啊!能够有幸给这样的美人儿揉搓屁股受点疼也值啊。我陶

  醉在这甜蜜幻想之中……

  「好了。」陈护士的声音把我从臆想中拉回到现实里,我说:「什么好了?我在等呢,快打吧。」她嘻嘻地笑起来:「已经打好了,傻瓜。」我大吃一惊:「什么?打完了?我怎么没感觉?」现在只感觉她的手在轻轻按摩屁股那个部位。
  「哼,人家的技术高超嘛,跟你说过不会疼的,这会儿信了吧?」她一边揉着一边说。

  我欣喜若狂到叫起来:「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真是神了,我从来没试过打针不痛的呢。」

  「现在知道了吧?嘻。」我侧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继续享受着她那软绵小手在我屁股上抚摸的美妙感觉,下体也不知不觉地胀大起来,在薄薄的睡裤里面撑起一个帐篷。陈护士看见了,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我大着胆子说:「陈小姐,对不起,我已经不行了。」「什麽事情不行了?」陈护士低头笑着这样问,其实早就想到,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你是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呀。病患应该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觉,坦白的告诉医生或护士的。」
  「三十岁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两三天会怎样?护士小姐应该会知道的 .」
  「健康的话就不应该来这里住院的。」

  「我本来是一点小感冒,身体本来是很健康的。」美人在旁,自己的身体本来是非常健康的,躺了几天,性欲无法排泄是不难想像的。  「好像是那样,但又怎麽呢?什麽事情不行了?」她又故意这样问,可能很想知道我如何回答。
  「是立起来了无法解决。」我厚着脸皮说。

  「立起来是什麽东西呀?」护士小姐一面问一面心跳。要办法解决。「我补充着。

  「是吗?怎麽办呢?」

  「不放出去会感到很痛苦。」

  「那麽就放出去吧!」

  「你说的很对,你可以帮帮我吗?」我大着胆子问。

  「讨厌,你真坏,这种事情是由爱人或太太来做的,我帮不上这个忙 .」陈护士的脸已经通红了。

  「可是没有太太或爱人的时候怎麽办?」我假装白痴般问。

  「哟,像你这样英俊的男人没有女人真是意外。」她圆睁着凤眼看着我说。
  「如果你肯的话,我愿意把你当作爱人。」我继续死皮赖脸地说。

  「其实你是只要看到女人都会说这种话吧?」

  「不是,我喜欢你这样温柔体贴,身体丰满的人,而且,你揉摸我的屁股使我好兴奋呢。」

  「照你这样说,我好像是好色的护士。」她有点不满了。

  「就好色一次吧。」我伸出右手摸向她的下腹部。陈护士反射性的向后退,但确实是只有反射动作而已。

  「拜托,别这样,有人来看见就麻烦了。」她语气紧张的说。

  「这话没错,如果没人来,你是不是就可以……?」我色迷迷地看着她问。
  「你这人真讨厌,怎么我们家乡走出个这样坏的人呢?」她笑骂着。

  「求求你好吧!看在老乡的份上。」我再次露出可怜的表情,按捺住内心的喜悦。

  「唉,真拿你没办法,要怎样做呢?」她的口气开始软下来了。

  「就是揉搓立起的东西,使那里舒服就好了。」

  「你真是麻烦的病患,其他的人都不会这样。」

  「他们可能都有老婆啊!」

  「你是不是把我看成那一类的女人了?」她心里还是有疑惑。

  「不,没有,绝对没有。」我瞪大眼睛鼓起嘴巴保证。「正相反,你是天使,真正的天使。」

  「你是想要白衣天使做那种奇妙的事吗?」她的手还是在按摩着我的屁股。
  「就因为是白衣天使,才会令人感动受不了了呀!」我的手慢慢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真拿你这种人没办法,我们医院可没要我们也负责这个工作的。」陈护士耸耸肩把我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

  「很可怕的样子,可是好像从这里拿不出来。」她自言自语地说,同时停止了按摩的动作。她转而轻轻拉着内裤,这时它被立起的东西挡住,她用手指拉起内裤皮上后又立起来。非常粗大,血管弯弯曲曲浮出来像蚯蚓,龟头发出紫色的光泽,马眼上已经有一些湿润好像马上就要射精的样子。

  「要怎样弄呢?」陈护士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我轻哼一声,肉棒好像更硬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说:「握住的手上下移动。」

  「我这样弄对吗?舒服吗?」她的手轻轻包住我的阳具,上下拉动着 .
  「很舒服,你的手软软的,和手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经常手淫的吗?」她好奇地问。

  「是啊,没女人陪的时候就会呀。」我马上意识到我说错了,就装着露出陶醉的表情继续说:「太好了,肉棒要溶化了。」

  「这样硬的东西是不会溶化的吧?」她在加快动作。「这样的速度好吗?还要快一点吗?」

  「不,这样正好,就这样弄下去吧!」我舒服得不想说话了,一只手伸过她的大腿进入护士袍里面两腿之间的位置,手指像在大腿间骚痒似的上下移动,陈护士扭动了一下屁股。

  「让我的梦变成真吧!我每天作这样的梦。」还没有说完我的手指就碰到溪谷的位置上。陈护士不由得夹紧大腿,但却变成大腿紧紧包容我的手的结果。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的阴户的感觉,真好。」我的手指在内裤上蠕动,感觉到一股湿意透出来,她不由得扭动屁股,手部更加快了套弄阳具的速度。她已经有冲动了,想到大白天里和病人做淫邪的事,心里就非常激动,随时有人会进来的紧张感,使到身体先有了强烈的应,不用说她那里已经湿了。

  「陈小姐你这里湿了。」我淫邪地告诉她,手指更加深入,连同内裤一起插入的感觉,使得陈护士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肉棒的动作更大起来,同时忍受不住阴部传来的刺激而哦哦呻吟。

  「啊,舒服,我是在作梦吧,啊。」我开始兴奋得语无伦

  「啊…要射了…啊…」我的心开始狂跳,手指也用力陷入护士的内裤缝里。
  我挺起屁股,陈护士立刻把左手盖在龟头上。我哼哼着感受她那柔软

  小手的律动,开始以相同的节奏,把温热的精液喷射在护士的手掌上 .从手指间溢出白色的精液,男人的味道使护士小姐陶醉,同时用左手揉搓滑溜溜的龟头

  「嘻嘻,真好玩,粘粘的象浆糊一样。」陈护士看着手掌上的精液微微笑着,又拿在鼻子前闻一下,「嗯,好像一种什么花的味道一样。」我舒服得闭着眼手还在她的大腿根来回搓动,此刻那里的内裤已经是湿透的了。

  「快把裤子拉上吧,别让人进来看见就糟了。我去洗洗手。」她挣脱了我的纠缠就离开了床边走去淋浴室去洗手了。我把被淫水沾湿了的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上面还留有从护士小姐的小穴传来的骚骚的味道。陈护士洗完手出来,交代我睡个午觉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她会来看我,然后就出去了。我也觉得有点疲倦,就带着满足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点击评论

共有条评论
  • 游客
copyright@心结网2018版权所有 E-Mail:095hjg@163.com QQ:214973377 建议使用1440X900分辨率浏览本站